但需要注意的是

2018-07-09 03:43

房地产领域的投资也有望保持稳定,宋立指出,除了大面积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建设,三四线城市有望成为房地产投资领域的增长点。他指出,中央提出了三个“一亿人”,其中,西部城市化的一个亿主要是农民工家属进入城市生活,其中需要政府做的投资已经在考虑当中。(完)

技术创新也是结构调整的一条重要途径。孙学工表示,研发投入和经济增长一般呈正相关,当企业对市场持悲观预期,为生存担忧时,就不可能有余力投入研发。

对此孙学工指出,虽然投资方面确实存在一些不确定因素,但需要注意的是,2013年,国务院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支持中西部铁路、城市管网、水利等重点领域投资增长,这些政策2014年才进入落实阶段,将逐渐显现出作用。

2014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预期增速为7.5%左右,与2013年持平。有外媒指出,在改革需要承受一定阵痛的情况下,维持7.5%这一较高的gdp增速目标会导致政策受困,压缩改革空间和力度。

他指出,中国很多结构调整背后的逻辑都是:居民收入水平提高导致需求变化,需求变化引导产业结构调整。因此,持续稳定的经济增长和老百姓收入增加本身就是引导结构调整非常大的动力,“在经济停滞、人民生活水平不能提高的环境下,产业结构升级也会受到抑制”。

此外,伴随着劳动力价格的上涨,中国近年来对替代劳动力的设备投资也增长较快,这既有利于结构调整,也是投资增长的一个重要推力。

孙学工强调,对中国而言,既不过高也不绷得太紧的经济增速是对结构调整最有利的。因此,将gdp增速目标设定为兼顾需要和可能的7.5%是比较稳妥的做法。

“有些人把结构调整和宏观调控对立起来,但此举无论在理论上还是各国实践中都找不到依据”,国家发改委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孙学工向中新社记者表示,调结构和稳增长功用不同,并非完全对立。

资讯排行

 

推荐阅读